“一带一路”大物流战略分析与实施

当前,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BAR)建设若干问题,成为近年来国家对外开放、国际经济与安全合作、国内区域发展等领域备受关注的研究热点。
“一带一路”建设是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主席分别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和印尼国会发表演讲时提出的[1-2]。现在“一带一路”战略已被写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成为国家重要的发展战略。据悉,国家发改委现已完成“一带一路”战略总体报告和19个专题报告,并形成沿线国家基本情况和我国合作情况的一系列图表,会同商务部、外交部及有关部门和地方编制完成了“一带一路”总体规划送审稿,预示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即将进入实质性系统实施阶段。
目前,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理论研究工作者,都在关注“一带一路”下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以及实施的关键路径[3],这关系到“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推进。本文从大物流论视角探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策略,这对于今后政策制定、实践操作和学术研究将会有所帮助。
大物流论基础
笔者1985年首次提出“物的流动论”[4],是继“军事后勤论”“实体配送论”“物的流通论”和“供应链管理论”后提出的第五种物流理论(见表1)。
1987年笔者又组织编写了中国第一本物流著作《物流学及其应用》,提出“物流技术经济学”理论和方法[5]。21世纪初,依据科学发展观要求,又接着提出了“物流科学技术理论”和“大物流论”(The Material Flow Theory,MF)[6-9],同时深入研究了MF系统基本要素与结构[10],揭示了经济界、社会界和自然界综合物流(Comprehensive Material Flow,CMF)相互作用的规律及其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理[11-13]。在此基础上,依据物的实体、价值和信息的整体属性及其运动规律,又提出了商品物流(Commodity Material Flow)理论[14]。由此,物流业进入MF发展新阶段。
“一带一路”大物流战略分析与实施(一)
大物流论认为,物流科学的始发对象或逻辑起点是“物(Material)和流(Flow)”的时空结构关系及其发展变化的客观规律。因为它是整个物流学科体系形成和发展的关键,又是准确反映该学科赖以存在和发展的核心要素,它可以有效地解释物流事物的变化,预见物流客体未来的变动,并指导人们开展物流实际活动,揭示物流发展的内在联系和深层次的规律。
在大物流M&F要素关系中,“物”的完整属性包括物的实体属性、信息属性和价值属性,“流”包括物的时间位置移动和空间位置移动。M&F是不可分割的,不存在没有物的流动,也不存在没有流动的物,其相应的运动形态包括了物的实体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简称“三流”)。
基于“物”的完整属性,“三流统一”与“三流合一”形成“商流”的充要条件[15]。克服空间距离要耗费时间,同样的空间距离,由于物流技术和组织水平不同,则对应的时间距离不一样,因此可以从时间意义上去定义空间,用时空统一维度衡量M&F发展变化的规律。MF代表性研究成果见表2所示。
考察物流理论演化发展的历史背景、条件和过程,人们不难发现任何一个国家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对物流服务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即有什么样的生产力水平就有什么样相对应的物流服务需求。当一个国家或社会在发展理念、技术和经济等发生了某一方面重大变化时,都会有新的物流理论诞生,相适应的物流发展模式或发展阶段都会结合本国实际进入新的发展时期[16]。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时期,正在形成以“一带一路”为基础的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和布局全球的新思路。通过“一带一路”战略构筑东中西部联动发展新模式,优化国内产业结构布局;向东紧连亚太经济圈,向西对接欧洲经济圈,打造连接南北东西的国际大通道,形成陆地和海上两大物流链条,可描述为“一带一路”跨境(区域)时空物的流动,简称为“一带一路”大物流(BAR & MF),如图1所示。
“一带一路”大物流战略分析与实施(一)
考察“一带一路”大物流时空位移过程,任何物的空间位置移动必然同时发生时间位置移动,时间位置移动(如仓储)是为空间位置移动(如运输)服务的。运输、搬运、装卸等反映物的空间运动状态,克服产消之间的地域距离,创造物的空间价值;存储、保管等克服产消之间的时间间隔,通过缩短、弥补时间差异创造物的时间价值。物质实体无论它处在运动状态(运输、搬运),还是处在静止状态(储存、保管),或是处在静动状态(包装、装卸、加工、检验),都毫无例外地是处在具体的物流形态之中。
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物品只有流动才能实现它的价值,才有存在的意义,人们才会生产它们,人们才能消费它们。物如果不流动,就不能实现它的价值,就会失去它存在的意义。只有物没有流不行,只有流没有物也不行;物可以促进流的发展,流也可以促进物的发展;有时有的地区有物没有流,或有流没有物;有时物多流少,或者流多物少。
在一定情况下,M&F对立的结果往往会使MF由落后变为先进,由不协调变为协调,物流不断发展。当然,在一定条件下,也会出现相反的情况。实践中大量事实证明,落后的物(如质次、体大、笨重)可以转化为先进的物(如质高、体小、精巧),落后的流(如不安全、慢速)可以转化为先进的流(如安全快速、绿色低碳),物和流的水平共同提高,物和流共同得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