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出口反弹利好全球经济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2月17日发表了题为《亚洲出口反弹》的报道称,
  人们很容易对全球贸易的状态持悲观态度。全球贸易近年来一直面临强大阻力:2016年,全球贸易增速15年来第一次低于世界经济增速。区域和全球贸易协议没有进展。而且美国新总统承诺要保护美国免遭贸易带来的“大屠杀”。
  在这些愁云惨雾的笼罩下,持乐观态度似乎是鲁莽的。但在亚洲,贸易正渐渐加速。
  1月,中国出口10个月来首次出现同比增长;韩国已经连续3个月出口增长。调查显示,日本、新加坡和台湾出口强劲。
  亚洲生产商可观的订单通常是全球贸易乃至全球经济的好兆头。宣布全球贸易已明确好转还为时过早,但这种反弹看起来并不是暂时现象。
  出口反弹的最简单解释就是全球需求本身有稳固的基础。全球经济增速仍然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但正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都认为今年经济增速会略有加快。投资者变得更加乐观:涵盖了46个不同市场的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所有国家全球指数(ACWI)本周创历史新高。亚洲出口的反弹进一步增强了乐观情绪。
  结构性改革在亚洲可能也发挥了作用。对于近年来全球贸易减缓,一个常常提到的原因就是中国对复杂的供应链加强了控制。随着更多生产在一个经济体内发生,生产最终商品所需要的跨境交易减少。然而中国国内的这种整合开始面临更多摩擦。中国还在着眼于在高科技行业取得更大份额,而亚洲欠发达经济体却在进一步夺取中国在低端制造业的份额。在2016年最后9个月里,中国的出口表现落后于亚洲其他经济体。
  不过,也有充分的理由抑制乐观情绪。
  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亚洲大宗商品生产国出口额反弹主要是石油和金属价格上涨引起的。它们贸易量的增速要缓慢得多。对于亚洲的高科技经济体来说,反弹的持久性取决于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品味。三星和苹果今年都打算推出吸引眼球的新产品。因为高预期,该地区的半导体生产商已经在超强度运转。如果需求低于预期,那么电子产品的出口会再次迅速下滑。
  特朗普对所有这些趋势具有重大影响。人们曾担心他会在就职后的几天内宣布中国为货币操纵国,结果却并非如此。但是,他在竞选过程中发出的对中国产品征收重税的威胁并未消除。贸易战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受欢迎的。如果在全球贸易刚刚摆脱长期低迷的时候发生,那么这种出人意料的局面会更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