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贸博弈空间扩大

美国东部时间11月9日1:40,美国总统选举结果揭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取得大选胜利。他将成为美国史上首位毫无从政经验的地产商总统
  尽管各种民调表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会小胜特朗普,但选举的微妙之处就在于意外频频,在各种不可控因素的作用下,民调也未必能够精确预测。特朗普的总统进阶之路虽然不够顺利,但毕竟险中获胜。
  中美建交37年来,两国在诸多重要领域及重大国际问题上展开了富有成效的协调与合作,有力地促进了世界和平、稳定、繁荣。今天的世界政治、经济形势日趋复杂,美国作为当今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举足轻重,今后中美关系的走向将影响中美两国和世界政治、经济发展趋向。因此,美国此次选举引起了世界和中国的高度关注。
  美国经济处于岔路口
  德意志银行表示,特朗普的很多言论已经明确表达出保护主义的倾向,他主张的一些政策可能会引发高通货膨胀,这会导致美国债券市场面临截然不同的环境。
  综合来看,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有三点:第一是减税,第二是通过贸易政策来保护国内产业和促进产业回流,第三是增加基建。
  但是,受访专家对特朗普上台后对美国经济的提振效果持怀疑态度。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曹永福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特朗普上台对美国经济的提振作用相对有限。从2009年起,美国经济复苏已经持续7年,经济上升动能显著减弱,美国经济可能会经历较长时间不温不火的状态。“大选期间各个候选人都针对美国外贸政策有很多尖锐甚至极端的言论,但很多是短期内为了迎合选情。在入主白宫之后总统会更多地考虑美国整体和长远的利益,相信在处理经贸关系时,特朗普会更加理性。”曹永福说道。
  在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周密看来,特朗普的反建制观点不受当前美国精英阶层的认可,其上台可能会影响包括世贸组织(WTO)在内的现有国际组织推动开放的动力,将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通过造成较大压力。
  另外,特朗普获胜后,极大影响美联储加息概率的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市场价格急涨,此期货价格越高,说明加息概率越小。当前该价格已涨至99.5上方,说明美联储12月加息概率已下跌至50%以下。
  中美经贸发展存在不确定性
  在全球贸易失速的情况下,去全球化的加剧可能导致贸易保护主义的盛行。比如,特朗普和希拉里为了争取蓝领工人和中产阶级选票,都曾公开反对TPP,特朗普的表态尤为强硬。
  对此,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亚非所原所长周晓晶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中美关系现在很突出的问题是贸易主导权,在大选中特朗普和希拉里都反对TPP,特朗普上台后不确定性会更多一些,美国相关政策在基本走向上会有一些调整,需要注意观察。“此外,任期很重要,四年与八年任期的政策会有不同,这也是分析中美关系走向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任期短,政策实施各方面都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周晓晶称。
  而在曹永福看来,TPP已经结束谈判,目前的关键是国会能否完成批准程序,新总统上台后不太可能马上着手推动这种政治争议比较大的政策实施,预计还会拖一段时间。“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取得积极进展,如果在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剩余几个月任期内能够结束谈判,这将是奥巴马的重要政治遗产,但能否迈过国会批准的门槛还不一定。”曹永福表示。
  美国并不是WTO、北美自贸协定和对华贸易的输家。因为2000年~2015年,美国无论对加拿大、墨西哥还是中国,都是出口增长快于进口增速。美国航空航天业过去3年来贸易顺差增长了10%,产值增长13.1%,但就业减少了1.6%。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说,研究表明,发达国家就业减少的原因80%不是贸易,而是技术进步。“正因为贸易并没有带来特朗普所说的那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无论总统是谁,美国贸易政策都不会有根本变化。但由于民意基础存在,美方不会很支持自由贸易,更可能转为保守,对中国的压力也会增加。”CCG副主任,原驻纽约、旧金山总领馆商务参赞何伟文对国际商报记者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