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赢得大选,中美贸易关系将发生哪些变化?

11月9日,特朗普战胜希拉里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位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首位没有从政经验的地产商总统。特朗普的胜利出乎很多媒体的预测。其在竞选期间,曾就对华经贸关系表达过强硬的态度,声称要对中国商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未来的中美关系如何发展?
纵观中美关系的历史表明,每次美国的大选年,中美关系总会进入相对“紧张时期”,中美贸易也会进入“高摩擦”时期。大选过后,基于与中国的长期合作的考虑,美国对中国的态度会有所缓和。这一周期性的规律几乎出现在历次美国总统的选举前后,特朗普大选胜出恐怕也逾越不出这一套路。
从特朗普竞选中所持的主张来看,对外经济政策以贸易保护主义为核心,主张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甚至不惜发动贸易战,来保护美国国内不具竞争力的特殊利益集团。特朗普上述主张不一定都能实施或者长久实施,其无益于刺激美国经济,反而会因不确定性挫伤赴美的投资信心。若美国与其贸易伙伴发生贸易战还有可能打乱全球生产链影响全球贸易和生产。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实施也会推高贸易成本,导致成本推动性通胀的发生,同时还会直接导致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盈余额的减少,特别是中国和其它亚洲经济体。
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主张还将加大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2017年将是中国此轮金融周期的中末期,依靠信贷投放来维持经济增长的做法已达极限,经济下行压力日益凸显。特朗普上台后,出于兑现竞选承诺的考虑,若对部分中国产商品提高关税或设置贸易壁垒,从而导致中美贸易摩擦的增加的话,将会迫使我国政府再次放宽货币政策来对冲外部冲击,从而推高我国金融风险的发生概率和幅度。特朗普实施紧缩性贸易保护措施、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国内移民政策的改变等,可能会抑制从中国进口货物特别是低端货物的贸易进口。这些不利因素会导致中国制造业投资和就业人数的下降,中国只能通过扩大内需缓解压力,从而进一步影响中国经济。
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同时恶化我国经常账户和金融账户,从而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中美贸易战不仅会减少中国的贸易盈余也会损害我国经常账户的盈余。同时,也会影响我国引进外资的力度。另一方面,美国加大资本回流吸引的力度也会加剧中国资本的外流,致使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当然尽管狼要来了,但是狼不会马上来。特朗普的政策主见是否能够实施,取决于美国较长的立法流程和民主党的支持。显然,特朗普的主张与美国现行政策差异度较大,可能引发贸易纷争和国家间的矛盾,这可能会对美国产生一系列的不利后果,由此政策是否能够实施以及何时实施尚需时日。
竞选承诺,并不等于政治行动。候选人当选之后有没有可能改弦更张?有可能,历史上不乏先例。特朗普三代从商的家庭氛围,使得其具有商人特有的精明、务实、灵活的特点,在长达十个月的竞选过程中,其政策具有飘忽不定的特点,为了夺得总统宝座,竞选期间满足选民的心理需要是第一目标,可以说是为了选举而选举,往往夸大其词,作出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但是等到当选了,位置改变带来思维改变以及国内各方利益和力量的平衡,他们就会发现在大选中说的很多事并不像他们竞选时期所以为的那么具有可行性,执政需要就会变成第一要义。对原来的竞选主张进行适当扬弃,在历史上并不鲜见。1980年,里根在竞选期间批评卡特总统与中国建交,并发誓要与台湾恢复“官方关系”,但他当选后就否认了这一立场。特朗普也不是媒体渲染的那么极端,中美作为世界上第一、二大经济体,中国在世界上的政治经济地位越来越重要,为了争取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和支持,美国也越来越重视与中国的合作与沟通,激烈碰撞是不可想象的,合作共赢仍然会是双方应该遵循的主旋律。
由此可见,特朗普上台后对自己激进的贸易主张作出调整是极有可能的。保持一贯的对华策略的可能性较大,换言之,由于特朗普没有从政经验,执政会很大程度上依赖其幕僚,实际上仍然是共和党政策的延续,不会有大的偏差,美国的对华政策尤其是经济政策的延续性的可能性依然较大,中美两国的关系依然会在相对理性的轨道中运行。(王晓伟 莫斯科大学外籍教授、中央党校政治学博士后;祝宁波 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