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培训案例经典人物牟其中:第三次出狱还有“宏大计划”

昔日的“中国首富”牟其中2000年曾因信用证诈骗罪被判无期,后因表现良好,改为有期徒刑18年
昨天清晨,昔日“中国首富”牟其中从服刑16年的湖北洪山监狱出狱。没有像他的狱友们想象的那样有很多大老板来迎接他,只有他的唯一代理人夏宗伟为他办理了手续接他出来。
牟其中昨天的出狱对于很多关注他的人还是有些意外的,甚至一度认为又是谣言。因为去年网上就曾流传过一则牟其中提前出狱的消息,但最终被证实为误传。而根据当时推算,如果没有新的减刑,牟其中也应该在2018年前后才能出狱。仅时隔一年多一点儿,牟其中就真的出狱了难免有些意外。
昨天一早,商界传奇人物牟其中出狱,其唯一指定代理人夏宗伟一早就前往湖北洪山监狱迎接。牟其中的出狱意味着历时近19年,其间数度开庭、又数度延期,起伏跌宕的南德案件终于告一段落。
出狱后将启动南德试验(Ⅱ)?
昨天,一份《南德集团理事会关于牟其中先生刑满释放的声明》由牟其中的唯一代理人夏宗伟发布,目的是希望不要“谣言四起”。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这份声明从始至终仍称呼牟其中为“南德集团总裁”,声明落款也有“南德集团理事会”字样。至少在牟其中看来,他的南德集团依然存在。声明表示,牟其中已服刑届满获释,并特别提到这已是牟其中第三次获得释放。三次共计关押23年有余。声明表示,牟其中肯定要申请“刑事再审”,并对必胜抱有信心,尽管“无钱聘请律师,可能也不会聘请律师”。
声明也提及了牟其中出狱后的打算,“虽已年届76,但健康尚可。最近得诗一联——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声明提到,重审如果胜诉后,南德集团还将会启动南德试验(Ⅱ),以在更大的范围内用实践来证明以智慧为中心的生产方式,比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更具有无可比拟的全要素生产率。声明认为“这一试验,将可普及全新的企业制度。”声明表示,“南德有过两次空手创业的经历,相信这一试验也能起航。”
三度入狱均与理想和事业有关
回顾牟其中三度进出监狱,都与其“事业”有关。上世纪70年代末期牟曾因一篇文章在狱中呆了4年零4个月,后因“拨乱反正”而出狱。第二次入狱则是他在中国的社会经济改革的进程中的一次意外:1983年9月17日,牟其中因“投机倒把、买空卖空”的罪名被收审。在入狱第11天,牟其中竟然写下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并大胆寄给中央领导。后来在入狱11个月后,他再次被释放。
此次牟其中在出狱声明中特地把自己的三次牢狱经历放在一起,或许是希望自己的第三次入狱最终也能像前两次一样被“平反”。
显然还是他的第三次入狱更受人们关注,当时他已经加冕过“中国首富”,在一定程度上是代表着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标记。随着牟其中出狱,这个已被大多数人淡忘多年的昔日“中国首富”又重新回到人们视野。不过,说起牟其中事件恐怕只有“70后”或再早的人才会有比较深的印象。在当时,牟其中和他的南德集团都曾是经济领域的明星,但事实上又很少有人能说得清牟其中和他的南德集团究竟是做什么业务的,因为他所做过的业务实在太杂。
“易货买飞机”创造了财富也开始了神话
牟其中老家当地的一份媒体曾报道过牟其中的“起家”——1989年,牟其中从万县坐火车到北京准备推销竹编和藤器。在火车上,牟其中认识了一个河南人,从他口中得知正面临解体危机的前苏联准备卖图—154飞机,但找不到买主。两人东吹西吹,竟使牟其中做起了飞机梦。于是,牟其中在京郊租了一间民房,也不推销竹编、藤器了,到处打听有谁要买飞机。后来,他打听到1988年开航的四川航空准备购进大飞机,以逐步换掉运7、运12飞机。而当时购买一架图—154飞机需人民币五六千万元,而买一架波音客机则需两三亿人民币。牟其中硬着头皮找到川航,竟然谈成了这桩生意。后来经过国家计委批准、民航总局同意,川航购进了牟其中以皮革等轻工产品易货购进的4架图-154飞机。牟其中共在山东、河北、河南、重庆、四川等七个省组织了500车皮商品交给俄方。
据称,仅此一笔生意牟其中不仅赚了近亿元,而且“易货买飞机”也成为“牟其中式经营”的一个标志性符号,而且这桩生意还成为了奠定四川航空起家的重要基础。这些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的事件,都是实实在在发生在牟其中身上的。
除了飞机易货,牟其中的南德集团还参与过卫星发射、开发满洲里两件大事,但都未能成功。1993年,南德集团与满洲里市政府的合作协议,为激励南德集团对满洲里国际公路口岸建设的投入,满洲里市人民政府以优惠地价向南德集团出让10平方公里土地,供南德集团进行投资开发。南德集团由此开始了对满洲里区域经济的全面整体开发、投资、建设。但到1998年3月,满洲里市政府收回已划拨给南德集团的土地。同年11月南德集团投资建设的满洲里国际公路口岸建成通车。但作为口岸建设重要投资人的南德集团却未能出席口岸通车的剪彩仪式。
1996年2月,由南德集团和国际卫星组织、俄罗斯航天信息公司三方共同签订了共同经营航向1号、航向2号卫星的协议。此后南德卫星公司又与英国萨瑞卫星公司、信息咨询公司及俄空间飞行器制造公司签订了利用要销毁的俄制 SS19 导弹,改制为小卫星发射场项目,南德集团出资作前期市场调研、开发,并作出了可行性分析报告。就在项目即将实施时,南德集团因国内变故,中止了合作,现该项目后由其它公司接手并成功实施。
关于牟其中还有一个常被人们当作饭后谈资的话题就是,牟甚至还曾经提出过想将喜马拉雅山脉炸开一个宽50公里的缺口,把山峰降低2000米,让南印度洋的暖流涌入大西北,彻底改善该区域干旱少雨、土地广阔不肥沃的生态环境。由此还引出又一个更大的计划:将西南和四川五条大河之水引至黄河源头,让下游民众共享“清水”之福。
涉嫌诈骗被判无期 表现良好提前出狱
1999年1月7日,牟其中在上班途中被捕。同年10月,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正式以涉嫌“信用证诈骗案”起诉南德集团、牟其中等。2000年5月,牟其中以信用证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犯罪金额折合人民币6.2亿元,后因表现好,改为有期徒刑18年。不过之前有消息透露,由于牟其中一直否认自己有罪,因此入狱最初几年曾有保外就医的机会也被其拒绝,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可靠证实。
北青报记者去年采访牟其中唯一代理人夏宗伟时,对方介绍,虽然已在狱中待了10多年,但牟其中所涉的南德集团与中国银行湖北分行、湖北轻工、交通银行贵阳分行的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案2004年3月延期审理后还一直未审。夏宗伟还称,与牟其中被判刑的其他方面申诉也仍在进行中。
狱中锻炼身体想着出狱后继续“宏大计划”
2009年4月份的《南方周末》曾发表过一篇《牟其中狱中岁月》的文章,点滴记录了牟其中在狱中的生活。当时作这篇报道时距牟其中事发已经整整10年,他也已在狱中呆了将近十年,但报道称他始终保持着对外部世界的关注,并写下了数百万字的手稿。有人说他是“六十多岁的身体,三十来岁的心脏”。这一年牟其中69岁。
在多数同监犯人的眼中,牟其中就像是个外星来客,他在起初几年间,鲜与同室的其他人交流。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反思、读书、写作,每天的写作时间超过12小时。牟其中撰写的大都是政论或是经济类的文章。
在很多狱友的印象里,牟其中在狱中每天的运动量惊人——他坚持每天早上绕着监狱内的小篮球场跑几十圈,午休后就来回爬楼梯——六层楼梯上下十几趟。他还习惯绑条毛巾在手腕上,边运动边擦汗。即便数九寒天,他也坚持洗冷水澡。对于这些,与其说他是为了锻炼身体,不如说是为了实现自己出狱后的宏大计划。
牟其中常常对狱友提起自己的远大规划,“我出去以后,会兴办一所最现代化的南德医院,对富人提供最高贵的服务,对穷人收取最廉价的费用。”由于经常这么说,以至于洪山监狱里不少人都知道牟其中的这一宏愿,但相信的人并不多。不过狱友们大多知道这个老者不一般,也大多尊称他为“牟老”。
去年8、9月间,牟其中在其唯一代理人夏宗伟去探视时曾表示,“明年(2016年)南德试验将会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我出去之后,十年内就会重建一套商业体系。理论写得再好,还要实践检验。与那些经济学家、理论家不一样,我自己发现了一套理论,我还可以自己做出来证明出来!”